怎么当个「好爸爸」?首先有个假想敌

欢迎来到娘娘说,说养娃的科学和哲学

娃爸田太医:协和医学院医学博士,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三甲医院儿童神外主任医师

娃妈周娘娘:清华大学毕业,前新华社记者,女性创业者

娘娘说:

最近,「娘娘说」连发了两期有关亲子关系的文章(点这里—>《老公变成「坏爸爸」?都是你这「好妈妈」一手造成的!》《怀孕时不这么做,「好爸爸」如何造就?》),后台收到很多粉丝的留言和评论。其实,如何做一个称职的父母?如何才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儿女?这两个问题,几乎是贯穿大多数普通人一生的命题。那么,当你既是别人的儿女,又是他人的父母时,你又会如何看待和解答这两道人生命题呢?

「娘娘说」特约作者赵欢欢和她的先生高记者,就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怎么当个「好爸爸」?首先有个假想敌

「有这么个优秀的爸,以后她男朋友压力得多大啊!」我家高爸爸总不时地自我调侃,女儿八个月,这话至少也念叨了百来遍了。每当有点能激起他男人气概的时刻,他就暗暗地要跟心里的那个女婿「较量」一下,还总以为自己是优胜方。

自从女儿出生,本就很注意自己形象的高爸爸,从修身养性上更加自律起来。坚持跑步健身、涉猎专业以外的书籍,对工作更认真,连对我和家庭琐事都变得更有耐心了。「要把女儿对男人的标准定得高高的,她以后才不会领回来一个让你一看就想扫地出门的女婿。」

既然认清了早晚会有个坏小子来拱你家的白菜地,那就先加固城池,至少先提高一下菜地的门槛,让能进来的猪都非等闲之辈。虽然父亲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女儿的男人选择标准,高爸爸并没有把握,但这个男人立志要在自己的「小情人」心中树立个高大上的形象。不管是为赢了那个假想敌还是满足自己的男人自尊心,这份可爱的良苦用心让我这个妈妈听了,小小的醋意之外,竟有些感动。

就是在这样的情怀下,高爸爸经人推荐读到了余光中的《我的四个假想敌》,之后唏嘘不已,天下爸爸一家人,有了女儿的男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永远属于「小情人」。余光中是四个女孩的爸爸,四个女婿就是他的四个假想敌。文章中那种独特、微妙的父爱心理,实在是写到了所有爸爸的心坎上。家有公主的爸爸妈妈不妨都找来读一读。

冥冥之中,有四个"少男"正偷偷袭来,虽然蹑手蹑足,屏声止息,我却感到背后有四双眼睛,像所有的坏男孩那样,目光灼灼,心存不轨,只等时机一到,便会站到亮处,装出伪善的笑容,叫我岳父。

我当然不会应他。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我像一棵果树,天长地久在这里立了多年,风霜雨露,样样有份,换来果实累累,不胜负荷。而你,偶尔过路的小子,竟然一伸手就来摘果子,活该蟠地的树根绊你一跤!

而最可恼的,却是树上的果子,竟有自动落入行人手中的样子。树怪行人不该擅自来摘果子,行人却说是果子刚好掉下来,给他接着罢了。这种事,总是里应外合才成功的。当初我自己结婚,不也是有一位少女开门揖盗吗?"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说得真是不错。不过彼一时也,此一时也。同一个人,过街时讨厌汽车,开车时却讨厌行人。现在是轮到我来开车。

刚当上爸爸的的高记者,从行人变开车了,也就更体会了当初他拎着两瓶酒出现在我爸妈面前时,身上是被怎样敌意的眼神扫射着。

第一次上门的高记者听说岳父喜欢喝酒,愣是卷起袖子撸起膀子,把自己喝的东倒西歪,还误伤了我弟弟,喝的酒精中毒进了医院。从此酒真的就成了这对翁婿间互相认识、交流情感乃至商定大事的必要工具。每见一面,两个人每顿饭四个菜一斤酒几乎成了标配。高爸爸孝敬岳父也有了捷径:源源不断地向我家输送各种档次的白酒,还许下诺言,要让岳父喝到所有传说中的高端白酒。我那每顿饭无酒不欢的老爸,自然也觉得这个女婿可心极了。

可不管女婿如何可心,终究还是把自己最宝贝的女儿拐了去,「装出伪善的笑容,喊着岳父」,名正言顺地偷走了家里最宝贵的东西。

我从初中开始就是住校生,所以爸爸站在公路边送我上车,这场景从12岁开始,每年都要重复无数次,从乡镇的初中、县城的高中再到遥远城市的大学。每次我上车前,爸爸也不免各种谆谆告诫,可等到车辆驶出视线,他也就赶紧调转车头,回到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因为他确定,女儿早晚还要归来,只能回到他的怀抱。

可第一次我告诉他们我有了高爸爸,准备嫁给他。那次离家,重复了无数次的场景在同样的地方再次上演,我和爸妈竟心有灵犀般地都哽咽着一句话说不出来。上了车,我眼泪一下子决了堤,后来才知道爸妈竟也蹲在公路边掉了半天的眼泪。他们知道,女儿这次不会按时回到他们那个家了,爸爸知道除了自己,有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更有吸引力了。

结婚之后,我着急地要让高记者改口,可我爸妈却一直不太接受,我一度窃以为这是因为突然要接受这么大一个孩子叫爸妈有点难为情。可当高记者第一句爸妈叫出口,我妈的眼泪一下子喷涌而出,我才知道,他们一直不愿意接受不是因为难为情,而是因为这个「坏小子」每叫一句爸妈,似乎都在提醒他们,女儿已经不再完全属于他们了。

结婚之前,从来没觉得爸爸对自己的也那么依恋。上大学的时候,每次打电话和妈妈能说半小时,偶尔跟爸爸说一次,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可结婚之后,每次给家里打电话,跟妈妈说了,必须也要和爸爸说几句,不然爸爸就会一直酸熘熘地跟妈妈念叨:你晚上能睡好觉了,你跟女儿说了话了。不仅每次打电话都要说话,就连说话时间也一次次变长,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唠唠叨叨了。

又过年了,这是我没和爸妈在一起的第三个春节。可偏巧我家邻居那个和我同一天出生一起长大的远嫁女孩,最近每个春节都回老家过了。这真的成了我爸爸春节期间最大的煎熬。用我妈的话说,他根本不能看见那女孩,每见一次心就一酸,念叨着什么时候能再见到自己的闺女。

我和高爸爸约定的是,每年春节陪他爸妈,每年中秋陪我爸妈。在这样的煎熬下,我爸觉得无论如何也等不到下个中秋,一定要在近期见到女儿一面。为此,他打定主意,过了春运,他就专门远赴千里来看看女儿。

如今,当年那个窃喜着收获了别人家果实的高记者,自己的树上也开始长出了漂亮的果子。他也更加懂得了要对别人的女儿更加珍惜,因此对我也多了一层耐心和疼爱。「不知道疼爱自己女人的男人,那就是没良心,人到任何时候都得讲良心。」

高爸爸一直有一个理论,酒场最能洞察一个男人的心胸、格局和为人,他能在酒场上和我爸喝的尽兴,自认为是个不错的女婿。他也就给未来的女婿订了规矩,不管来自哪个地区或国家,干着什么职业,进门先和自己喝上一顿酒再说,酒量可不必多好,但一定要把他陪得高兴。为此,他为这个假想敌又不断在练习着自己的酒量和情商,懂的人都知道,能在酒场上把人陪高兴,主要看缘分,实在对不上眼,就只能拼情商了。

漂亮的果子,终有一天会被一个「坏小子」给摘了去。高爸爸说,每次想到这,都会对周围的男婴有一种淡淡的敌意,「会是这个小子吗」?也不免就对他们的父母多了一些品评,显然目前能够上他的标准的男婴可并不多。高爸爸还说,等到见到女儿的男朋友,他第一件要告诉他的就是:「哈哈,她的初吻是我拿走的。她出生没两个小时,我就已经亲了她了!」

欢迎来到娘娘说,说养娃的科学和哲学

娃爸田太医:协和医学院医学博士,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三甲医院儿童神外主任医师

娃妈周娘娘:清华大学毕业,前新华社记者,女性创业者

更多内容请关注头条号或微信号「娘娘说」(nianiashuo)

http://geronstar.com | 上海 | 股份有限公司 | http://taxxh.com | Arthritis | 广西为美酒店设计 | 安徽 | 生产线 | www.hdydwl.com | 玻璃钢